<dd id="dixv4"><track id="dixv4"></track></dd>
    <th id="dixv4"></th>
    網站導航
    成功案例
    當前所在的位置: 沈晶律師網>成功案例
    北京房產糾紛律師的案件分享
    來源:原創作者:原創瀏覽:780時間:2022-02-25
    本案中一審中王某堅信對方無權繼承房屋所以沒有請律師,結果一審法院判決王某敗訴,一審敗訴后王某通過網上查看北京房產糾紛律師沈晶律師的成功案例找到沈律師,沈律師接受案件后,通過二審開庭法院最終采納律師提出的觀點,即認為王某并非擅自出售對方主張繼承的房屋,直接改判我方勝訴,當事人對案件結果特別滿意。
    上訴人:王某,女,67歲,住址:北京市西城區。
    被上訴人:王某紅,女,60歲,住址:北京市海淀區。
    被上訴人:王某群,女70歲,住址:北京市海淀區。
    上訴人因與被上訴人繼承糾紛一案,不服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作出的民事判決,向本院提出上訴。本院現已審理終結。
    王某上訴請求:撤銷一審判決第一項,依法改判王某分別給王某紅、王某群房屋出售款3.52萬元。事實和理由:1、一審法院認定事實錯誤,在世人員購買公房時使用了已經去世配偶的工齡優惠,去世配偶工齡折價款屬于何種法律性質理論界爭議較大,在法律層面尚無明確定論,在北京僅有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的傾向性指導意見認為工齡折價款屬于去世配偶的遺產。結合本案,王某無法預測2007年房屋出售會導致2018年會出具該類情況的指導意見,因此王某出售201號房屋行為不屬于“擅自出售”,該出售行為更不存在過錯。2、張某將201號房屋出售方式過戶至王某名下,以及王某又將201號房屋出售,兩次出售均為當事人真實意思表示,張某和王某均具有房屋所有權,王某出售房屋的行為屬于自場行為。3、一審遺漏重要事實。北京市海淀區301號房屋由王某一家三口購買于2003年,購買時該房屋為一手新房,購買四年后王某才將201號房屋出售,王某并非用201號房屋的出售款來購買301號房屋。即201與301號房屋二者不存在任何關系。4、王某福遺產包含于201號房屋的出售款50萬內,而非在201房屋的評估價值5698306元之中。王某出售201號房屋不存在過錯,結合出售款只有50萬元,560萬元僅是現在的市場價,并非王某實際所得數額5、王某對張某盡了主要贍養義務,應當多分或全部繼承張某的遺產。6、因201號出售款為50萬元,其中王某福所占的數額為14.8萬元,由張某、王某、王某紅、王某群四人第人繼承3.52萬元。
    王某紅辯稱:王某的上訴請求沒有依據,同意一審判決,要求駁回上訴。
    王某群辯稱:王某的上訴請求沒有依據,同意一審判決,要求駁回上訴。
    王某紅向一審法院起訴請求:1、要求繼承王某福遺產2250500元,王某紅應獲得750200元;2、要求繼承母親張某遺產4749500元,王某紅應當繼承1583200元;3、要求王某返還購房預付款12000元,本息合計33162.94元;4、要求平均分割張某的撫恤金140248元;5、要求平分父母遺留存款29595.46元;6、被告承擔本案訴訟費。事實和理由:王某紅父親王某福于1990年去世,遺留公租房二套,一套位于北京市西城區4號,一套位于石景山區31號,由母親張某承租,1998年房改,王某紅出資12000元,替母親交納購房預付款。1999年,王某強迫母親把位于西單的房屋換到了海淀201號房屋。2005年王某讓神志不清的母親將此房出售,所得款購買西城301號房,房本姓名為王某一家三口。王某紅母親購買房產時,使用了父親王某福38年的工齡,節省了35926.61元,點房屋總款的32.15%,故父親所占遺產部分為2250500元。母親在2003年遺囑中,處分了201號房產中含有父親王某福的遺產,這部分遺產他是無權處分,同理,母親在2005年將房屋過戶過王某,也應當無效。2015年8月母親去世,王某獨自占有14萬元撫恤金,為此原告訴至法院。
    王某一審法院辯稱,不同意原告的訴訟請求。1、本案繼承權糾紛訴訟時效已過法定期限。王某紅自父母去世后從未提過繼承,按法律規定已過訴訟時效。2、被繼承人沒有遺產,關于王某紅所述海淀201號房產,母親張某的自書遺囑和公證遺囑都表明將房產留給王某,并在2005年進行為過戶。本案的訴訟標的已不存在,王某所享受的王某福的工齡優惠非財產。3、王某為母親支付了全部購房款,王某及全家一直照顧母親,原告及王某群有能力贍養而不贍養。4、借張某款項與撫恤金不屬于繼承糾紛,應另案處理。
    王某群在一審法院辯稱,同意王某紅的訴訟請求。
    一審法院認定事實:被繼承人王某福與張某婚后生育王某紅,張某系再婚,婚前有二女王某、王某群。再婚后,王某、王某群與王某福形成繼父女關系。王某福于1990年死亡銷戶,張某于2017年死亡銷戶。
    對有爭議的證據和事實,法院認定如下:
    1、1998年,張某簽訂《協議書》,支付12000元購買4號房屋,該款系王某紅所出,1999年3月,4號房屋被收回調至海淀區201號房屋,2001年6月購買201號房屋,房款為34130.25元,使用了王某福38年工齡,張某39年工齡,實際房價款為36086.75元。2002年房產證下發,產權人為張某,2005年,張某將201號房屋賣給王某,賣出價為10萬元。王某取得房屋產權證。2007年,王某將201號房屋以50萬元出售。
    王某提供收據,證明張某支付購房預付款12000元系其交納;張某向王某紅出據借條。王某提借已歸還12000的收條。但王某紅不認可該款已歸還。
    王某提供如下證據證明其依照母親遺囑取得201號房屋:1、2001年《我的遺囑》,其中關于201號房屋,張某表示在其去世后留給王某,安葬費用從撫恤金中出;附件《我的遺囑的說明材料》,寫明1999年我從王某紅處拿了12000元,現在已經歸還。我工資低無力交付購房款及預付款,所以購房款及預付款共計35981.97元都是王某拿錢交的,在此我要特別說明。王某紅對遺囑真實性無異議,但認為無效;2、張某2003年公證遺囑,內容為:“在我名下海淀201號房屋系我個人財產,此房系我女兒王某出資購買,照顧我生活,故在我去世后自愿將上述房產留給王某繼承?!苯涃|證,王某紅認為遺囑真實性無法確認,且遺囑中處分了王某福的遺產部分,遺囑為無效。王某群表示對上述證據并不知曉。雖然王某紅對證據真實性有異議,但并未提供相反證據證明,故法院確認上述遺囑有效。
    訴訟中,經王某紅申請,法院委托評估公司對201號房屋市場價進行評估,價值為5698306元。王某紅支付評估費16746元,法院確認該評估的真實性,關聯性,合法性。
    2、關于撫恤金一項,張某撫恤金為140248元,王某提供證明,母親去世后支付后事處理等支出17735.5元,王某紅及王某群無異議。
    一審法院認為,遺產是公民死亡時遺留的個人合法財產。繼承開始后,按照法定繼承辦理;有遺囑,按照遺囑繼承或者遺贈辦理。本案中,雙方的爭議焦點在于訴訟時效、201號房屋歸屬、王某福的繼承范圍,法院作如下論述。
    201號房屋歸屬問題。被繼承人王某福于1990年去世,在此之后張某分配、調換至201號房屋,并于2002年購買產權,故該房屋為張某的個人財產。訴訟中,王某提供了張某于2001年所做的《我的遺囑》及附件《我的遺囑的說明材料》,以及2003年所做的公證遺囑,上述遺囑雖然王某紅有異議,但未提供相反證據,故法院確認為真實。2003年遺囑為張某最后一份遺囑,且經公證,張某自愿將其房產遺留給王某繼承,程序上合法,內容不違反法律規定,故該遺囑具有法律效力。后王某與張某于2005年簽訂協議書,將201號出售給王某,并過戶王某名下,并未發生實質交易內容,實質上是張某將201號房屋贈與至王某。王某紅雖有異議,認為惡意侵犯其合法權益,但并未提供相關證據證明,故法院不予采信。因張某已在生前將201號房屋處分至王某名下,故王某紅要求繼承張某名下房產,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法院不予支持。
    王某福之遺產范圍問題,按成本價或標準價購買公房時,依國家有關政策折算已死亡配偶一方工齡而獲得政策性福利的,該政策性福利所對應財產價值的個人部分應作為已死亡配偶的遺產予以繼承。因張某購買201號房屋折算了王某福的工齡,故王某福工齡對應的財產權益應屬于王某福之遺產,在王某、王某紅、王某群之間予以分割。
    王某福之遺產價值的確定。因個別繼承人對共同繼承的共有遺產擅自處分,導致的遺產價值貶損,如由其他無過錯的繼承人共同承擔顯失公平,因此擅自處分的繼承人應當自行承擔由該無權處分行為導致的損失。本案中,王某擅自出售201號房屋的行為,導致王某福的遺產貶損。故關于王某福之遺產價值的確定,應按照201房屋現值予以計算。具體計算方法,按照王某福工齡38年對應財產價值為31483.3元,除以購買公房時房屋市值,所得比例結合房屋現值予以計算為1694615元?,F王某紅要求繼承三分之一,法院支持。王某紅要求王某返還購房預付款12000元,根據張某的遺囑、以及訴訟中王某提供的張某信件及收條,均能證明張某已將款項返還給王某紅,王某紅否認收到還款,法院不予采信,對于其要求返還上訴款項及利息的請求不予支持。
    撫恤金的分割。關于撫恤金,經核實,王某收到張某的撫恤金后已墊付張某的喪葬費用,故在扣除后剩余應當分割。
    一審法院依據原《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法》第二條、第三條、第五條、第十條之規定,判決:一、判決生效后三十日內,王某給付王某紅房屋折價款564872元、撫恤金40837.5元;王某給付王某群房屋折價款564872元、撫恤金40837.5元;二、駁回王某紅其他訴訟請求。
    本院一審期間,當事人圍繞上訴請求提交了證據。本院組織雙方當事人進行了證據交換和質證。王某提交以下證據:證據一、繳納定金憑證,證據二、房產開發商開具的發票,證據三、補充協議,證據四、商品房買賣合同,上述證據共同證明301號房屋購買于2003年,交款于2004年,與201號房屋沒有任何關系。王某另申請法院調取張某1998年至2015年退休工資及其待遇發放是細。對此王某紅、王某群質證意見是:對上述證據真實性、關聯性均不認可。本院經審查認為,王某提交的上述證據與本案二審爭議焦點不具備關聯性,本院不予采信。王某的申請屬于《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九十五條規定情形,本院不予準許。
    王某紅、王某群二審未提交新證據。
    經審查,一審法院查膽的事實正確,本院予以確認,另查明,王某在本院二審中表示,同意給付王某紅、王某群房屋折價款各80000元。
    本院認為,根據查明的事實,王某福于1990去世,在此之后張某分配、調換至201號房屋,并于2002年購買產權,故201為張某的個人財產。根據張某于2001年所做的《我的遺囑》及附件《我的遺囑的說明材料》,以及2003年所做的公證遺囑,可以證明張某自愿將201號房屋過戶至王某名下,未發生實質交易內容,實質是張某將201號房屋贈與王某。因張某在生前已將201號房屋處分至王某名下,故王某2007年將房屋出售50萬元系處分個人財產的行為,不違反法律規定,故一審法院認定王某擅自出售201號房屋有誤,本院予以糾正。
    關于王某福遺產范圍問題。按成本價或標準價購買公房時,依國家有關政策折算已死亡配偶一方工齡而獲得政策性福利的,該政策性福利所對應的財產價值的個人部分應作為已死亡配偶的遺產予以繼承。本案中,因張某在購買201號房屋時折算了王某福的工齡,故王某福工齡對應的財產權益應屬于王某福的遺產,在王某紅、王某、王某群之間予以分割。前已述及,王某于2007年將房屋以50萬價格出售的行為系處分其個人財產,不違反法律規定,從行為時的具體情況來看,工齡優惠是否屬于遺產范圍認識上不明確,故本案應以2007年201號房屋的實際出售價格50元為標準來計算王某福的工齡對應的財產權益,一審法院按照201號房屋現值來計算王某福的遺產價值不當,本院予以調整。鑒于王某在二審中表示,同意給付王某紅、王某群房屋折價款各80000元,該數額高于按實際出售價格50萬元計算的工齡對應財產權益,本院不持異議。
    最終二審法院判決如下:
    一、撤銷一審判決;
    二、本判決生效后三十日內,王某給付王某紅房屋折價款80000元、撫恤金40837.5元; 王某給付王某群房屋折價款80000元、撫恤金40837.5元;
    三、駁回王某紅其他訴訟請求。
    以上為北京房產糾紛律師沈晶案例的分享,如有疑問歡迎咨詢。

    關注快手

    關注抖音

    微信咨詢

    電話咨詢

    24小時電話
    135-2017-4402

    返回頂部

    亚洲福利精品一区二区_国产揄拍视频在线观看_黄色网站久久亚洲第一精品_免费观看的成年网站推荐

    <dd id="dixv4"><track id="dixv4"></track></dd>
    <th id="dixv4"></th>